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

古渡老街(序)-

时间:2021-04-05 来源:晋江文学网
 

    两条灵动的大河,象一对痴情的恋人,经过上千里和几百里奔波,在气候宜人、景致秀美、历史厚重的古城之畔激情交汇。这绝对不是造物主的偶合。在这块有山有水,广袤平坦的土地上,曾经发生过许多被人们和史学家津津乐道的重大历史事件。现在乃至将来亦必然会追随着时代,书写出不同凡响的辉煌篇章。
    这是一座依山傍水的小城,面积也只有三、四平方公里。东、西、南三面环山,东、南、北三面环水。沿河有着大小十几处渡口,其中最热闹、人气最旺的要数小城东面的那处千年古渡。通往古渡口有条饱经沧桑的老街,老街的路面是用三条青石板并排铺成的,蜿蜒绵长一千多米,两旁鳞次栉比的排列着许多百年老屋和临街的店面商铺。
    历史的长河奔流到了新时代,改革的春风吹绿大河两岸的行行垂柳,吹鼓了老街人们的钱口袋。家家户户都使用上了彩电、冰箱、洗衣机,有的拆掉祖宗传下来的老房,建起了新派洋气的小楼,有的甚至还购买了家用小汽车。浓郁古韵的老街再也拒绝不了新潮科技给予生活带来的冲击,但是现代时髦女孩儿的高跟鞋,却也怎么都踩不平这悠古高低的青石老街。
    这条老街上主要住有四户大姓人家,分别姓牟、易、吴和李。因为靠近高山大河,他们的谋生手段和职业也大多于此相关。牟姓使船跑运输,易姓炸山开石头,吴姓撒网捕鱼虾,李姓经商做买卖。
    小镇隔水共有两座山,小镇驻地叫凤凰山,这里面可是大有讲究。传说很久很久以前,有两只凤凰曾飞落栖息在这里的一座桥洞里,虽然后来桥被拆掉了,但山顶上绵羊一般光亮洁白的大石坑,是传说中凤凰曾经在此沐浴洗澡的地方,却流传保留了下来。现在,这个十来平米的大坑,依旧在四季交替的朝朝暮暮,深情的守候着美丽凤凰的再次飞临。
    河那面叫龙脉山,与凤凰山隔河对峙。山巅之处是一片一亩多面积的平展地,此处坐落着一座历史久远的古寺庙。在经年亘古的岁月中,山脚下行船纤夫震天响的船工号子,合着寺庙孤寂的晨钟暮鼓,诉说演绎着从远古到时下的历史沧桑。
    凤凰山西山坡,是一片石圈土堆的坟墓,山坡最上面的是易姓家族墓群。最高处立有一块50公分宽、一米多高的花岗岩石碑。据说这石碑矗立在这里有好几百年光景了。由于风剥雨蚀,碑上面的石刻文字已经模糊不清,只有上年岁的老者能够津津乐道的告诉年少后生碑石文字里面玄妙意思。
    这块石碑的确让人称作神奇,因为它被当地居民当做早工晚休的时钟。因为小镇东面有龙脉山遮挡,一年之中早上见太阳有早有晚。当冬至来临的时候,初升的朝阳照亮了这块石碑,同时小镇也就披上了耀目四射的霞光。人们匆忙的放下饭碗,有的甚至来不及用毛巾擦拭嘴角饭粘,就各自奔往自己的工作劳作的地方。傍晚,夕照的最后一抹余晖从石碑上消失,寥寥炊烟就会从各家各户烟筒里袅袅漂浮出来,辛劳了一天的人们又拖着沉重的脚步,回到那日复一日的居处住所。
    繁华都市有宽阔笔直的城市大道,有充满美好寓意或标志性地名的景观街、路。老街实在是太小了!贯穿东西就只有这么三条石板宽的路,而且这里的人只习惯的把它讲成街。大人们支唤小孩去买东西时,总会说:到老街南边李家酱园店去打瓶酱醋!
    街,这个在大城市比较小的概念,在老街这个地方却是最大、最宽的所在。由老街向两边生发出去的通道,被他们称为小巷。老街有许多这样宽窄不一的小巷,为方便区别,就用姓氏或地标进行命名,如:易姓们住的地方就叫做易家巷,吴姓们住的地方就叫做吴家巷等等……
    凤凰山的石料质地特别好,专家评价说属于优质花岗岩,石头坚硬并且还有好看的石纹,同时山下的两条大河全年通航,根本不存在运输方面的困难,所以远近几百里都愿意到这里购买石头。这些运出的石料有的被垒砌成高楼大屋,有的被用作造桥修路,还有的为逝者刻成了铭碑。据说,纵贯我国南北的铁路大动脉,修建到此段时,使用的就是这里石匠用汗水温润过的石子。
当浩浩不息的大河流经1949年的红十月以后,老街的牟、易、吴、李这四大姓中,都出了一些能给祖上争光的人物,而最耀眼夺目的当数易家,其族中竟然冒出了一个文化人。而且还不是一般的文化人,是在全国都响当当的名号——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石蛋易文武

    这是说起来显得太原三甲公立癫痫医院有些老套的一段故事。那年,有一个在南京潜伏卧底的地下共产党员,被敌人发现后奉命撤回解放区,途经老街遭到国民党特务的追踪。这个石匠的小孩,机敏的把地下党藏进狭小隐秘的山洞里,自己在洞的外面假装屙屎。几个国民党追到这里,看见只有个十来岁的娃娃蹲在那儿,一边用手在鼻子前边唿扇着,一边随口问了一句话,就扫兴的走了。然后,这个小孩就领着地下党顺着蜿蜒崎岖的山路,绕过敌人的岗楼哨卡,安全顺利的到了解放区。
    这位地下党在汇报工作时,简短的提到了石匠的小孩。最巧的是这位情报战线的高级领导恰是老街附近的人,他离开家乡有十几个年头了,虽然腥风血雨的艰苦岁月使他暂时忘却久别的故乡,但是一旦有人提及,当年的历历往事,不由得骤然浮现在脑海......
    他家庭的经济情况,在当地属于中上等水平。有三十几亩土地,有一头黄牛、一条毛驴,还喂养了十几只绵羊。小时候,父亲送他念了几年私塾,农忙时候也使唤他给牲口割些青草或到地里去看守要成熟的庄稼。他喜欢念书,不喜欢干农活。在大太阳底下百无聊赖的看望着一地麦子,即孤独又无趣。有一天,他半躺在地边,先是打着瞌睡,后来就不自觉的睡熟了过去。等到他睡醒以后,却发现大事不好,出了大事情了!一地的好庄稼不知什么时候被牲口踩踏的乱七八糟。他的父亲是个脾气比较暴躁的人,使起性子来谁都拦不下,劝不住,打人从不固定啥工具,顺手摸到什么就使动什么。因此,他惧怕极了。经过一番思量,决定溜逃出家。后来就参加了红军,现在已经是共产党情报部门的高级干部了,解放以后还曾担任过一段时间的中央部长。这些以后都将会叙到。
    他思念故乡的点点滴滴,于是突发奇想的把小孩找来,谈了些老街的家长里短。时间长了,竟然喜欢上了这个小孩。于是就把他收做勤务兵,知道他十二、三岁了还叫作石蛋,没有个正式的名号,就颇费心思的给起了个很好的名字,叫做易文武。石匠的儿子易文武,性格中有山石一样的坚毅坦荡,又兼有柔水般的细腻,所以非常受到领导喜爱。一年多以后就被保送到部队干部学校学习,毕业后回到部队当起了战地记者。
    易文武当战地记者正赶上打淮海战役,国民党、共产党双方共投入了一百多万军队。战争规模巨大,战斗空前激烈。每天都演绎着激动人心的战争活剧。冒着天上飞机轰炸,地上坦克炮击,坚守阵地,阻击敌人的疯狂进攻;迎着敌人射过来密集的枪弹,怀里抱着炸药包英勇不屈的冲向敌人的工事;推着独轮车,不顾头顶上不时呼啸飞过的炮火,为部队送粮食、送弹药,救护伤员……
    从徐州到蚌埠之间战场上,每天都发生类似这样难以计数、可歌可泣的新闻事件。在这期间,易文武坚持做到腿勤、手快、耳朵长,不怕死、不怕苦,加上脑瓜子又比较灵光,因此写出了不少有价值、比较轰动的作品。
    淮海战役结束后,易文武跟随着部队,挥举着给他带来工作激情的创作之笔,跨过了长江,打下了南京,解放了上海。
    更让他感到幸福的是,在创作获得丰硕成果的同时,爱情也悄然来临,叩击他那青春激荡的心房。有一位清纯灵秀的江南女子深深爱上了易文武。
    她叫李艺佳,出身于江苏无锡一户家境殷实的商贾世家。从女子中学毕业后,在充满狂热思想的冲击下,瞒着家庭与另一位女友报名参加了解放军。她能歌善舞、美丽大方、又有文化教养,所以被选进到了部队剧团当一名演员。
    他俩是在剧团深入基层部队演出时相识的。她读过他写的通讯报道和诗歌、散文等文学作品,她为作品里面的人物和事情而感动,为易文武展现出来的文艺才华而折服;他听过她在舞台上演唱的歌曲,她那轻盈的舞姿、美妙动听的歌声使他心襟荡漾,夜不能寐。
    本来,有位还未成家的团长已经看中了李艺佳,并且通过有关领导开始做李艺佳的思想工作。但是,爱情从来都是盲目的,不存在理由对错。她认定她这一辈子的另一半就是易文武,与此相反的,无论是谁都说不动!
    新中国成立后,国家文联急需大批工作人员。于是组织上就从各部队、各地方选调了政治上坚定、有文化素养的人,去加强充实到这些机构。易文武调到文联后,被分配给一位全国文化艺术界泰斗级的领导当秘书。说是秘书,其实就是从事一些倒茶扫地、收发文件之类的活计。在这位领导的身边,一共有十几个这样的秘书。这位领导博学多才,有着深厚的文学、历史等方面的造诣,特别是在诗歌创作上,更是独树一帜,影响深远,甚至连伟大领袖毛主席在颠颠病的症状与治疗诗歌方面,都谦虚的同他讨论、向他请教。
    起先,这位文学大师并未特别注意到易文武。是的,他太平常了。1.6米的个头,瘦弱显得有些单薄的身体,又不具备什么显赫的家庭背景,理所当然的不会引起大师的关注。
    时间久了,大师开始留意这个不起眼,梳着“三七”分头的小伙子来。那是因为有好几次,大师把自己写的诗稿还有重要文友的来信,看过以后随手放到了抽屉里或夹到书中搁放到了书架上。等到需要回复信件和急需应对报刊杂志约稿时,急忙之中竟然怎么都翻找不到。这时候易文武悄然走到大师跟前,准确的告诉什么什么东西放在了哪里。
    真是看不出,这个二十出头的小青年,还有着这份缜密和细心。因此,大师在忙完工作后的空闲,偶尔也会休闲式的和易文武拉起了家常。
    易文武的家乡有山有水、有文化、有历史!山水本来就和诗歌有着与生俱来的联系。诗歌是心灵的呼唤,像大山一样豪壮,面对困难甚至死神都不会退缩胆怯;诗歌如同流淌的河水溪流,千婉百曲,吟唱着万古不变的永恒。
    说起诗歌,古渡老街还是全国著名的花鼓灯之乡。易文武从小就是看着花鼓灯舞、听着花鼓灯歌长大的。
    花鼓灯是流行于淮河流域民间艺术。历史悠久,流传甚广,深受人民群众喜爱。最早起源于宋、元时期,至清代中叶已初具规模,趋于成熟。花鼓灯着意感情描绘,动作细腻,扇花变化多样,澎湃激扬的锣鼓、翻腾变化的舞姿、用当地话说出来的道白和唱词,所有一切,都优美的让人感觉象进入到梦幻般的诗境。
    大师和他谈到了家乡的方言俚语,问及到了风土人情,并重点了解当地的名胜古迹。言谈话语中,感到小青年对诗歌有一点灵通。就有意识的在诗歌创作方面,对他进行点化。不久,易文武就痴迷上了写诗。经大师圈改斧正,他的两首小诗被刊登在国家级杂志上。由此,他写作诗歌的激情自是一发不可覆收,并且后来六十多年的生命中,他与之的幸福和招惹的灾祸也全部与此有关。
    时间一晃到了1956年,易文武的诗歌已经大有名气了。各大报纸、杂志都热情的向他约稿,中学生的语文教材也选用他的诗作。经大师大力推荐,他作为青年诗人代表,参加了全国文代会、作协会,并被选为了会员。
    他应邀参加各种会议讲座,他接待各地的文坛好友,他的时间都显得有点不够用了。
    这段时间,是他人生上升的辉煌时期。翻身后的农民拥有了土地,工厂高大的烟囱吐冒着滚滚的浓烟,伟大祖国呈现出一派大干快上的欣欣向荣景象。
    易文武笔下流淌的诗句,象绵绵不绝的江河水,永不枯竭的颂咏着这喜人的大好形势。
    人生就是这样奇怪,处于事业顺利时期,一切都感觉到顺利,而且还会有更多意想不到事情的来临。正如马太效应描述得那样: “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多余。”用这句话来阐释易文武入党这件事,确实是再合适也不过的了。
    党委书记找易文武谈了话,告诉他党组织已经研究决定,准备接纳他成为一名中国共产党党员。那年月,党员在人们心目中就是一面旗帜,更是广大群众学习和崇拜的偶像。不仅自己光荣,连亲戚朋友都感到沾光。
    大家都向他表示祝贺,有几个好友还聚在一起,搞了次家宴。就是这次普通寻常的家宴,使这个雄心勃勃的年轻诗人的事业轨迹,顿然发生不可挽回的逆转。
    那天,在大家左哄右劝下,易文武确实是酒喝高了。当瘦长个子的张同事举杯敬酒,说要干两杯酒,一杯代表祝贺他入党,第二杯是预祝他可能的提拔升职。
    易文武摇晃的站立起来,举着酒杯略显醉意的向着大家说道:“让我用这杯酒祝贺我们亲爱的党!”说完以后,自己感到还很得意的将一大杯酒一饮而尽。
    本来,忙碌的工作使他已经把那天发生的事、说过的话,都忘记的一干二净了。直到有一天组织上面找他谈话,他才静下心来去努力的回忆那天的酒宴。原来,有人向组织上举报他个人主义思想膨胀,散布对党不满言论。这可是个大问题!
    设问一下,你能从“用酒祝贺党”这句话里,寻找出上面的两大严重错误吗?答案是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实上易文武也的确没有表示过对党不山东治疗癫痫哪家好满。
    但是,一样的话看如何去说,比如:领导做错了事情,下属要表达看法,那叫做给领导提意见;下属做错了事情,领导给出的评价,却被称为批评。文艺圈内高手云集、知识分子成堆,都是具有高级别判断能力的人。只有把否推论成是,透过没有的现象,去发现隐藏存在的本质,才能体现出素质、体现出觉悟来。否则与平凡世俗又有何区别呢!
     告密者的推演公式是这样的。易文武敬酒时说的是祝贺党而不是感谢党,问题就在这里。感谢和祝贺那可不是一回事情,究竟多大程度不同,这是见仁见智的问题。还记得瘦长个的张同事吧?单位新近空出了一个副科长的职位,张同事和易文武俩人,都是副科长的人选。他非常不舒服看到易文武对这个位置的觊觎。现在恰好给了他这个机会,于是他积极主动为领导进行了细致分析。
    “易文武自恃最近几年写出了点作品,尾巴就翘到天上去了!看不起领导、看不起同志。他个人认为早就应该是党员了。他把自个儿看成了香饽饽,觉得让他入党是他给党增光添彩,没让入就是我党的重要损失。所以说他对党不是感谢,而是祝贺。其张狂和恶毒从这句话里还不是十分清楚的吗!对这种思想如再不批判、再不斗争,我们的文化阵地还是共产党的吗!”
    本来,组织上只打算给个处分,教育警示一下了事。谁知,全国性的运动——反右斗争开始了。易文武中断了写诗,白天黑夜的写检讨书,写思想汇报材料。尽管他表现出了沉痛、表示愿意努力改过,但反右运动的浪涛,依然没有放过这位刚在诗坛展露尖尖角的青年诗人。他被摘去了诗人和作协会员的桂冠,戴上了右派分子的帽子,然后被开除公职,遣送原籍监督劳动。
    他俩是在剧团深入基层部队演出时相识的。她读过他写的通讯报道和诗歌、散文等文学作品,她为作品里面的人物和事情而感动,为易文武展现出来的文艺才华而折服;他听过她在舞台上演唱的歌曲,她那轻盈的舞姿、美妙动听的歌声使他心襟荡漾,夜不能寐。
    本来,有位还未成家的团长已经看中了李艺佳,并且通过有关领导开始做李艺佳的思想工作。但是,爱情从来都是盲目的,不存在理由对错。她认定她这一辈子的另一半就是易文武,与此相反的,无论是谁都说不动!
    新中国成立后,国家文联急需大批工作人员。于是组织上就从各部队、各地方选调了政治上坚定、有文化素养的人,去加强充实到这些机构。易文武调到文联后,被分配给一位全国文化艺术界泰斗级的领导当秘书。说是秘书,其实就是从事一些倒茶扫地、收发文件之类的活计。在这位领导的身边,一共有十几个这样的秘书。这位领导博学多才,有着深厚的文学、历史等方面的造诣,特别是在诗歌创作上,更是独树一帜,影响深远,甚至连伟大领袖毛主席在诗歌方面,都谦虚的同他讨论、向他请教。
    起先,这位文学大师并未特别注意到易文武。是的,他太平常了。1.6米的个头,瘦弱显得有些单薄的身体,又不具备什么显赫的家庭背景,理所当然的不会引起大师的关注。
    时间久了,大师开始留意这个不起眼,梳着“三七”分头的小伙子来。那是因为有好几次,大师把自己写的诗稿还有重要文友的来信,看过以后随手放到了抽屉里或夹到书中搁放到了书架上。等到需要回复信件和急需应对报刊杂志约稿时,急忙之中竟然怎么都翻找不到。这时候易文武悄然走到大师跟前,准确的告诉什么什么东西放在了哪里。
    真是看不出,这个二十出头的小青年,还有着这份缜密和细心。因此,大师在忙完工作后的空闲,偶尔也会休闲式的和易文武拉起了家常。
    易文武的家乡有山有水、有文化、有历史!山水本来就和诗歌有着与生俱来的联系。诗歌是心灵的呼唤,像大山一样豪壮,面对困难甚至死神都不会退缩胆怯;诗歌如同流淌的河水溪流,千婉百曲,吟唱着万古不变的永恒。
    说起诗歌,古渡老街还是全国著名的花鼓灯之乡。易文武从小就是看着花鼓灯舞、听着花鼓灯歌长大的。
    花鼓灯是流行于淮河流域民间艺术。历史悠久,流传甚广,深受人民群众喜爱。最早起源于宋、元时期,至清代中叶已初具规模,趋于成熟。花鼓灯着意感情描绘,动作细腻,扇花变化多样,澎湃激扬的锣鼓、翻腾变化的舞姿、用当地话说出来的道白和唱词,所有一切,都优美的让人感觉象进入到梦幻般的诗境。
    大师和他谈癫痫病吃啥药到了家乡的方言俚语,问及到了风土人情,并重点了解当地的名胜古迹。言谈话语中,感到小青年对诗歌有一点灵通。就有意识的在诗歌创作方面,对他进行点化。不久,易文武就痴迷上了写诗。经大师圈改斧正,他的两首小诗被刊登在国家级杂志上。由此,他写作诗歌的激情自是一发不可覆收,并且后来六十多年的生命中,他与之的幸福和招惹的灾祸也全部与此有关。
    时间一晃到了1956年,易文武的诗歌已经大有名气了。各大报纸、杂志都热情的向他约稿,中学生的语文教材也选用他的诗作。经大师大力推荐,他作为青年诗人代表,参加了全国文代会、作协会,并被选为了会员。
    他应邀参加各种会议讲座,他接待各地的文坛好友,他的时间都显得有点不够用了。
    这段时间,是他人生上升的辉煌时期。翻身后的农民拥有了土地,工厂高大的烟囱吐冒着滚滚的浓烟,伟大祖国呈现出一派大干快上的欣欣向荣景象。
    易文武笔下流淌的诗句,象绵绵不绝的江河水,永不枯竭的颂咏着这喜人的大好形势。
    人生就是这样奇怪,处于事业顺利时期,一切都感觉到顺利,而且还会有更多意想不到事情的来临。正如马太效应描述得那样: “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多余。”用这句话来阐释易文武入党这件事,确实是再合适也不过的了。
    党委书记找易文武谈了话,告诉他党组织已经研究决定,准备接纳他成为一名中国共产党党员。那年月,党员在人们心目中就是一面旗帜,更是广大群众学习和崇拜的偶像。不仅自己光荣,连亲戚朋友都感到沾光。
    大家都向他表示祝贺,有几个好友还聚在一起,搞了次家宴。就是这次普通寻常的家宴,使这个雄心勃勃的年轻诗人的事业轨迹,顿然发生不可挽回的逆转。
    那天,在大家左哄右劝下,易文武确实是酒喝高了。当瘦长个子的张同事举杯敬酒,说要干两杯酒,一杯代表祝贺他入党,第二杯是预祝他可能的提拔升职。
    易文武摇晃的站立起来,举着酒杯略显醉意的向着大家说道:“让我用这杯酒祝贺我们亲爱的党!”说完以后,自己感到还很得意的将一大杯酒一饮而尽。
    本来,忙碌的工作使他已经把那天发生的事、说过的话,都忘记的一干二净了。直到有一天组织上面找他谈话,他才静下心来去努力的回忆那天的酒宴。原来,有人向组织上举报他个人主义思想膨胀,散布对党不满言论。这可是个大问题!
    设问一下,你能从“用酒祝贺党”这句话里,寻找出上面的两大严重错误吗?答案是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实上易文武也的确没有表示过对党不满。
    但是,一样的话看如何去说,比如:领导做错了事情,下属要表达看法,那叫做给领导提意见;下属做错了事情,领导给出的评价,却被称为批评。文艺圈内高手云集、知识分子成堆,都是具有高级别判断能力的人。只有把否推论成是,透过没有的现象,去发现隐藏存在的本质,才能体现出素质、体现出觉悟来。否则与平凡世俗又有何区别呢!
     告密者的推演公式是这样的。易文武敬酒时说的是祝贺党而不是感谢党,问题就在这里。感谢和祝贺那可不是一回事情,究竟多大程度不同,这是见仁见智的问题。还记得瘦长个的张同事吧?单位新近空出了一个副科长的职位,张同事和易文武俩人,都是副科长的人选。他非常不舒服看到易文武对这个位置的觊觎。现在恰好给了他这个机会,于是他积极主动为领导进行了细致分析。
    “易文武自恃最近几年写出了点作品,尾巴就翘到天上去了!看不起领导、看不起同志。他个人认为早就应该是党员了。他把自个儿看成了香饽饽,觉得让他入党是他给党增光添彩,没让入就是我党的重要损失。所以说他对党不是感谢,而是祝贺。其张狂和恶毒从这句话里还不是十分清楚的吗!对这种思想如再不批判、再不斗争,我们的文化阵地还是共产党的吗!”
    本来,组织上只打算给个处分,教育警示一下了事。谁知,全国性的运动——反右斗争开始了。易文武中断了写诗,白天黑夜的写检讨书,写思想汇报材料。尽管他表现出了沉痛、表示愿意努力改过,但反右运动的浪涛,依然没有放过这位刚在诗坛展露尖尖角的青年诗人。他被摘去了诗人和作协会员的桂冠,戴上了右派分子的帽子,然后被开除公职,遣送原籍监督劳动。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