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

农家小院花菜香心情随笔

时间:2020-11-18 来源:晋江文学网
 

终于熬到周末了。班上有几个调皮捣蛋的孩子,特难管;被学生主任找了好几次,腻腻歪歪的上了一周,又烦又累。还是回乡下老家看看吧。

到家时,爸爸迎出来,妈妈正在院里机井上用电机抽水:两个水桶,都满满的,一手提一个,奔向水缸,我还没来得及接过手,一抬胳膊已把一桶水倒进了水缸。我笑了:“娘,都这么大岁数了,还跟少林寺练功似的。”妈妈也笑了:“胳膊腿,哪里都不疼了,天也暖和,没事儿。”以前妈妈胳膊和腿脚疼,厉害的时候都抬不起来。

农家小院里,三月的阳光和煦的照着,无比温暖。红砖铺就的地面砖缝里,绿绿的芽儿,精神抖擞地往外钻着,好不惹人喜。靠近水井的地方辟出了一畦长方的地来,刚刚浇过的地面湿乎乎的,长出了嫩嫩的绿芽。

妈妈告诉我:“小葱,刚冒芽吃卡马西平可以怀孕吗?儿。南墙院外也辟了几块地,种了些茄子,蒜苗,菠菜,还有油菜;茄子还没出,蒜苗还很小,菠菜旺得很,走的时候给你割一些;种油菜,不为别的,就为了油菜花,打小你姥姥就喜欢,害得我到现在也总看不够,黄灿灿的开一片,老是感觉那个时候最好看。”每当说起油菜花时,妈妈总喜欢稍稍仰起头,双眼望着远处,脸上洋溢着浅浅的笑。“还有韭菜,纯绿色无公害,走的时候也捎着一些;还有村里他们送的黄瓜,大棚菜,自己种的,可嫩了,临走时你也拿些。”

每次回来,临回去都像搬家似的,大嘟噜小嘟噜,满满鼓鼓塞满后备箱。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中午,随便两个小菜儿,一边吃饭,一边东长西短的拉呱聊天。回到家来,和父母在一起,仿佛时光倒退了几十年,黄发垂髫,怡然自乐,农家小院里湖北看癫痫的医院,再也不想上班时烂七八糟的事,再也不愁调皮猴堵得心烦气躁。悠闲自得,时光静好,就像春阳,静谧安详,洒射在农家小院里。

想想爸爸妈妈快七十了,干了一辈子的农活,如今,总算可以喘口气了。现如今,爸爸农闲时节在附近做公路养护,星期一到星期六,每天上午都骑着自行车去转一转,七八个老人一块儿,少了;每当这时,妈妈就在家里浇菜、做饭,多数时候用压水井,一桶一桶的压水浇菜地,做饭也不疾不徐,妈妈说:“除了做饭,也没别的事,种菜浇水就当锻炼身体。”

“种了这么多,吃不了就卖点吧。”我说。

“卖什么呀,”妈妈笑了,“想吃嘛就种些嘛,省得自己买菜了,自己种的吃起来放心,还新鲜;你们回来还可以带些回去;平时吃不了的,就送给邻居们,他们也给咱家送他们大棚里的菜癫痫怎么引起的,乡里乡亲的这么多年,感情好着呢。”

“那平时干活悠着点,这么大岁数了,别累着,本来就是种着玩儿的,也不指着这个挣钱。”我不无担心地说。

“累不着,你就放心吧。这还算个事么?一黑天就睡觉了,大亮天才起来,习惯了;累了就歇会儿,高兴呢,就多干会儿。”爸爸轻描淡写地说,“人啊,只要心里高兴,多干点活也痛快,不觉得累。”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子,如三月阳光照到我的心里,一下子温暖亮堂起来:“人啊,只要心里高兴,多干点活也痛快,不觉得累。”是啊,只要心里高兴,自己喜欢,哪里还会累呢?看着爸爸妈满脸的幸福,我心里也满是说不出的高兴。

“倒是你们该注意些,上有老下有小的,也不是小岁数了;上班,压力又大,要多注意休息;身体是本钱,晚上西藏有治好癫痫病的医院吗别熬得太晚了。”爸妈叮嘱着,“孩子愿意吃嘛就买点嘛,别舍不得,小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现在条件好了,千万别舍不得。”

临走时,刚割下来的绿湛湛的菠菜,还有带着新鲜泥土味的韭菜,顶着黄花的满是扎手小刺的黄瓜,农家院里自家喂得小土鸡下的笨蛋,满满的,塞进了后备箱。

三月的阳光,照在爸妈的皱纹纵横的脸上,和蔼慈祥,金光灿烂。

我也盼望着新一周早点开始了。

父爱如山,母爱如海,我的心一直被父母的对的热爱感染者,感动着。

“没事就不要回来了——”我的车转过街角的时候,爸爸妈妈还挥动着手臂,依依不舍。

村口的老树,站在三月的阳光里,枝条随着春风,柔柔的,摆动着……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